第237章 其人之道还治其身(1 / 2)

凤箫刚反应过来,不知何时开始,就已经觉得浑身虚软无力。

“皇子,你怎么了?”凌梦莹间凤箫一副要倒下的样子,担心的想上前扶住他,可手才刚伸出去,就发现自己也变的浑身无力。

惊恐的看着凤箫,然后倒在一旁的凌汐月突然站了起来,冷脸看着他们。

“姐姐,你没事,真是太好了。”凌梦莹诧异凌汐月为何一副没事人的样子,但还是装作一脸关心的说道。

“我没事,妹妹似乎很失望?”凌汐月走到凌梦莹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“怎么会?姐姐没事我当然很开心。”凌梦莹看着她看自己的眼神,不知怎的,心里一阵慌乱。

“你对我们做了什么?”凤箫黑沉着脸,不满的看着凌汐月。

更加懊恼的是,自己竟然两次栽在这个女人手里,光是想想都觉得她很可恶。

“也没什么,我妹妹打算对我做什么,我还给你们便是,希望接下来的时光,你们会满意对方。”凌汐月说着,朝盼儿扎了一针。

盼儿醒来的时候,看到凌汐月站在自己身边,紧张的站起来问道,“小姐,您没事吧。”

“我没事。”凌汐月轻声回应,然后看着凌梦莹和凤箫的方向。

“小姐,他们?”盼儿诧异的看着倒在地上虚软无力的两人,不解的说道。

“走吧,相信接下来的场面,应该会很精彩,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们了。”凌汐月说着,就带着盼儿直接回了房,将两人直接留在院子里。

凌梦莹开始觉得浑身有些难受。

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凌汐月离开的背影,她该不会,该不会就让我们在这里吧。

不行,绝对不行。

可凤箫此时已经差不多失去了理智,看到凌梦莹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,猩红着眼看过来。

“皇子,不可以,不可以在这里啊。”

只听到院子里凌梦莹一声凄厉的声音响起。

盼儿不解的看着小姐,“小姐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还记得凤箫他们刚来那晚,在宫里举办的宴会吗?”凌汐月说起这事的时候,眼神微凉,冷漠的盯着前方。

“您是说,那晚出事的事情?”

“没错,太子后来查清楚了,事情就是凌梦莹做的,那碗有问题的茶就是凌梦莹提前准备的,凤箫也是她安排的,被她安排的人当晚连夜跑了,但还是被太子捉拿住。”

“小姐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。”盼儿的脸色,也在听了凌汐月的话后,变得异常凝重。

三小姐平常总是一副天真无害的样子出现在小姐身边,就算她没有太大的好意,但也不会让人以为她有恶意出现。

真是没想到,她竟然还有如此祸心,敢伤害小姐。

越想,盼儿就越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。

“前几天,本来吃亏的是她自己,这件事我也不打算深究下去,以后防着她便是,但今天凤箫一出现,她又打着送吃的名头来了,我就知道她心思不纯。”凌汐月越说,声音也越来越冷。

怪只怪之前自己明明对她有防备之心,只因为被她的外表所蒙骗,所以才会被她算计。

“小姐打算就这么成全她吗?”

若是凤箫皇子和凌梦莹苟且的事情传了出去,就算碍于身份,也会让凌梦莹成为凤箫的妾侍,难道小姐想让她飞上枝头吗?

“一次不行,就算有两次,凤箫也不会要她,既然如此......”凌汐月嘴角轻扬,有种说不出的邪魅。

盼儿虽然不明白小姐到底要做什么,但是相信小姐不会让三小姐好过才是。

“我们走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“你让人保护这院子,谁都不许靠近,直到他们完事为止,凤箫若是要离开,不需要阻拦,但凌梦莹,务必要将她留在这里。”

凌汐月说着,准备从大门离开,但一想到门外那幅画面就觉得噁心,就带着盼儿翻窗翻墙离开。

......

“你糊涂啊,你怎么能亲自将凤箫皇子引到月儿处,这是一个做父亲该做的事吗?”老夫人一知道凌茗度竟然对凌汐月做出这种糊涂事,一时气不过打了他一下。

“母亲,她就是个祸害,总有一天,我太傅府会被她一个人牵连至死的。”凌茗度声音有些痛苦,似乎真的有很多顾虑一样。

“那你也不能用这种方法来羞辱你的亲生女儿啊。”老夫人气的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。

“儿子也不想的,但这事是皇上要求的,我也没办法,谁让她当众拒绝皇上赐婚,惹怒了皇上不说,还让皇上觉得她影响了太子,皇上没下旨直接杀了她,牵连我们都不错了,这样做,也算是成全了她的未来,反正她也不愿意在这里过了。”凌茗度一副我没有做错事的样子。

我这样做都只是因为皇上的要求,并不过分。

“皇上让你这样做的?”

“皇上吩咐,让我找机会成全了凤箫皇子和凌汐月......”

“皇上说让你成全就是用这种方式成全?”老夫人气的恨不得一口老血吐出来。

“这样做难道不是最简单直接的吗?”

凌茗度话音刚落,老夫人又是一拐杖打在他身上,“糊涂啊,你真是糊涂啊。”

“我没错。”凌茗度强硬的反驳着。

“可你知道你这种行为若是传了出去,会被人如何诟病吗?堂堂太傅大人,为了与极渊国联姻,不惜亲自将人送到自己亲生女儿的闺房,这在你看来,是完成了皇上交代的事,可在皇上看来,是你迫不及待想跟极渊国联姻,你是一个外臣,主动与别国联姻的行为,若是被人断定为你想因此叛国,那你知道皇上会如何想吗?儿啊,君心难测这句话你到底还是不懂啊。”

老夫人有些痛心疾首的说着。

一来为有这么个冲动的儿子难受,二来,是为了凌汐月有这么个没良心的父亲难受。

到底,她在这个府上,乃至整个都城,都是孤立无援的存在。

“老夫人,大小姐来了。”巧夕恭敬的站在门口说道。

老夫人和凌茗度惊讶的相视一眼,然后才激动的赶紧说道,“快,快让她进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