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9 杀(1 / 2)

“呼呼……”

劲风迎面吹来,刮的人脸颊生痛。

夜色下,一人双臂伸展开来,脚踏枝叶,身如疾风般在林中飞驰。

此人三角眼、鹰钩鼻,面色阴翳,正是同为般若堂的真玄。

同时,也是那日潜入真拙房间,盗走少阳丹的蒙面僧人!

“真玄师兄。”

真慧被他提在手里,虽奋力挣扎依旧不能挣脱,反而浑身酥软无力。

“你抓我们干什么?”

“干什么?”

真玄面色阴沉,冷声道:“有人要你的性命,我自是拿你去与人交换。”

“你要杀我?”

真慧面色一白:“为什么?师兄,杀人是不对的,你还偷学了破衲功!”

对方主修韦陀掌,据他所知,并没有得到破衲功的传承。

“幼稚!”

真玄低哼:“杀人不对,少林寺为什么传下那么多的杀人功夫?”

“这个世道,本就是彼此厮杀,强者为尊!”

“少林武功是为了自保。”

真慧辩解道:“我佛虽有金刚怒目法相,但一直心怀慈悲之心,你这是歪曲佛理。”

“慈悲?”

真玄面色更怒,忍不住低吼:“你对他人慈悲,他人如何对你慈悲?”

“家族被人灭绝,难道我还要劝人慈悲不成?”

“师兄。”

真慧面色一僵,随后道:“我听说过你当年的遭遇,但往昔种种,皆为磨难,我等应该放下……”

“放屁!”

“全都是放屁!”

真玄双目一红,大声怒吼:“秦山匪灭我全家三十七口,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!”

“玄念师叔救了你。”

真慧急忙开口:“师兄你应该心怀感恩才是,不应该有如此怨气。”

“他既然救了我,为何不帮我报仇?”

真玄怒瞪过去:“这么多年,他只传我逃命用的八步赶蝉,就连韦陀掌都不愿意传授。”

“那当初把我留在少林寺干什么?我来少林,就是为了学好功夫报仇雪恨!”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真慧双手合十,道:“师叔是想借佛门清净之地,来净化你心中的杀念,消除一份杀业。”

“这是慈悲之心!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真玄仰天大笑:“他有这慈悲之心,为何不去感化那群杀人如麻的秦山匪?”

“把我留在寺里,又不用心教我武功,天天让我背那劳子佛经……”

“我去他妈的!”

“师兄。”

真慧面色变换,看着双眼泛红,眼神癫狂的真玄道:“你已经入魔了!”

“没错!”

真玄咬牙低吼:“入寺十三年,每一年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。”

“如今我已贯通四条奇经,两年没有寸进,再待下去也是无望。”

“既然少林寺不帮我达成所愿,有的人愿意帮我!”

“师兄。”

真慧面泛慈悲,口中喃喃:“冤冤相报何时了,不如放下屠刀、立地成佛……”

“真慧。”

一直沉默不语的郭凡终于忍不住,道:“这家伙精神已经不正常,你跟他说这些是行不通的!”

他有过走火入魔的经历,很清楚现今真玄的情况。

意识混乱,念头中满是杀机,有时候一个小小的刺激,就能让对方精神失常。

就如此时……

“你不吭声,我都快把你给忘了!”

真玄垂首看来,双眼赤红,面上狰狞一笑,手臂随之发力猛的一甩。

“唰!”

疾驰之中,郭凡就如被奋力扔出去的包袱,狠狠撞向一侧的大树。

“彭!”

“咔嚓……”

十一岁孩童娇小的身躯,生生撞断树干,余势不减,继续砸在一块山岩之上。

甚至把山岩砸出道道裂缝。

一抹暗沉血迹浮现,郭凡一声不吭瘫倒在地,好似浑身筋骨俱都断裂。

“师兄!”

真慧双眼一睁,惊声尖叫。

“你跟他关系不错,他死了,你是不是很伤心?”

真玄低头,面露狞笑:“真慧,你说,你现在是不是心生怒火,想要杀了我?”

“说!”

“是也不是?”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真慧身躯颤抖,双眼含泪:“真玄师兄,为了报仇而滥杀无辜,你已入魔!”

“没错!”

真玄大吼,状若癫狂:“你知不知道这十三年我是怎么过来的?”

“每天夜里我一闭眼,就能看到我家人惨死眼前的场景,偏偏玄念那个老头子要让我放下仇恨。”

“哈哈……,我只恨自己不是他的对手,要不然我早一巴掌拍死他!”

“只要能报仇雪恨,就算入魔又如何?”

“啊!”

咆哮声中,他脚下加速,疯狂朝着密林深处狂奔而去。

真慧则是双手合十,眼含热泪,声音哽咽着念诵佛经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……”

不多时。

真玄提着真慧在一处破旧的木屋前停下,身躯一晃,没入屋内。

此地显然前不久有人居住过,被褥温热。

他随手把真慧扔在床铺上,大手一挥,地面两块木板掀开,露出一个不知通往何处的漆黑洞口。

正要跃下,他双耳一挑,猛然转首。